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阅读

负轭的青春

时间:2017-3-5 11:14:21  作者:  来源:  查看:0  评论:0
内容摘要:生在乡村的女孩子,除了读书学习之外,懂事起就要帮着大人们做些家务活,学休假日,也要追随季节跟大人们下地劳作,做个力所能及的帮手。如若女孩子不再读书,那就好好地干活儿吧——庄稼人还能做什么呢?但毕竟“丫头孩子吃不得重力。”一般也就干些轻来轻去的事儿——除非家里特别困难的。我家也并不特别困难,只是人多劳力少,除了父亲就是我...

生在乡村的女孩子,除了读书学习之外,懂事起就要帮着大人们做些家务活,学休假日,也要追随季节跟大人们下地劳作,做个力所能及的帮手。如若女孩子不再读书,那就好好地干活儿吧——庄稼人还能做什么呢?但毕竟“丫头孩子吃不得重力。”一般也就干些轻来轻去的事儿——除非家里特别困难的。

我家也并不特别困难,只是人多劳力少,除了父亲就是我了。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年龄小都正上学,还有一位近八十岁的奶奶,心有余力不足,只帮母亲做些家里的活,也够她老人家累的了。

如果我的弟弟排行老大,而不是最小,我这篇文章就要重写,或者根本不写。题目之所以取为“负轭的青春”,主要是因为那辆叫我吃够了苦头的手推车。

手推车,是我家乡农田劳动中最重要的一种运输工具。家家都有一辆甚至两辆。(在分田到户之前只有生产队里有)如果有人看过电影《地道战》,老百姓送军粮推的那种车子就是。它是由一副车架,一对槐条篓子,一个胶皮轮子,几副绳子,一根拉牵绳,还有一根车攀绳组成的。在农村,一般来说都是男劳力才有力气推得动,女人推车子的不是没有,极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八十年代初,十七岁的我,正值花季少女美好时期,经常跟着父亲下地干活,却没想到推车子的事情与我有关。然而,麦收、三秋大忙季节,地里场里堆积起来的庄稼活太多的时候,父亲一个人一辆车子实在推不完,我就着急(尤其是天快黑了的时候)借了别人家的闲车子偶尔推几趟,也装不多,推两趟大约能顶父亲推一趟。后来,父亲看我能行,就找木匠做了辆新车子,对我说,这辆就是你的了。我慢慢地上了“套”,且一推就是五六年。

春耕开始推粪到地里去,再捎些新鲜土回家垫猪圈。一整个天培出的猪栏子粪,小山一样地堆积着,我和父亲一推就是好几天。春天风大,扬起的沙尘迷人眼,路又远,阡陌小径曲曲折折。春寒料峭时节,手冻的僵硬生疼,身上还冒汗,顶风逆行的时候,气都喘不过来,憋得难受,心脏突突地跳。我刚开始学的时候,掌握不住巧功夫,压得脸红脖子粗,而且,路东摔倒路西里,歪歪扭扭,抛抛洒洒。碰上慢坡、齐沟、翻浆路、疙瘩崖---------就把不了车,要等父亲的车推过去,回来帮我推。或者,我先把车停掉,去帮父亲,爷俩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一辆一辆地转送过去。到了地里,仍然是停掉一辆车,我在地头等着,或者帮父亲先把他的车送到松塇的地中央,再送第二辆-------尽管如此,慢慢地我还是越推越娴熟,也渐渐装得多了,差不多赶上父亲的,总之,两辆车子就比一辆车子要快得多。虽然辛苦,能替父亲担当一些,我心里还是挺宽慰的。

麦季里,麦收后要推粪到田里,天旱地干下种子要推水。麦收时,麦子割倒要捆起个子来,装车送场(那时候没有拖拉机,也没有割麦机)。鲜麦秸看起来很轻,装到一起推起来却不轻。更麻烦的是不好装车,麦秸很滑,装不好,刹不住绳子,推着推着就“急包了”——就是散了。父亲装车,我给抱捆,两辆车子装完,刹紧十二根绳子,再转出地去,推到场里-------一天天下来,父亲的手夜疼得不敢伸。于是,我就开始学着自己装车,戴上手套自己刹车。只是手和胳膊很快就被麦秸和粗粗拉拉的毛绳子给划拉的不忍看。我本来就很瘦弱,这样一来就更瘦了。手腕瘦的还不如那车把粗,从来不愿穿短袖衣服,怕别人看见说“可怜”。

秋天到了,一忙就是两个月,天天推着车子走,推着车子回。父亲包了几亩地,记得那年种了大约九亩花生五亩地瓜,还有些玉米豆子什么的,可把我给累惨了。

天天刨花生推花生,从田里到场里,从场里到田里,再到家里。早上捎一车粪去田里,回家吃早饭就推着新刨的花生秧,到了下午,天已经黑的看不见了,地里的花生秧还没推完,爷俩摸着黑去推。记得有一回正巧赶着一段小蚰蜒路,路旁边是又宽又深的大沟,走也不敢走,不走吧又怕被父亲拉远了自己胆虚,硬着头皮往前推,手就开始打颤,我紧张得虚汗直冒,秋风刺骨地吹着,一个不小心“轰隆”一声栽倒沟里去了,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失控的车子翻下来,只觉眼前金星直冒,差点昏过去,父亲听见响声却不知我怎么一回事,大声地喊我,我开口应答,心头一热,眼泪“哗”地一下子流下来,坐在那儿也不收拾,只委屈的哭--------本来推车子就是我很意外的一份苦差,看看别家的女孩子,有哥哥的根本用不着出这么大的力,我就羡慕的要命;另一方面,我虽然下学在家,却不想就这么推一辈子独轮车,四肢疲乏劳累,大脑里却空虚荒芜,心灵被迷茫和困惑塞满着,前途渺茫无期,想起一个女孩子有谁像我过得如此举步维艰-------那时候,我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男孩子,如果是个男孩子,身大力不亏,就不至于这么委屈了。人生的路,越走越觉得风景不对,不是我想要的,究竟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呢?但是,埋怨又有什么用呢?我能埋怨命运吗?还是要反思自己人生的选择呢?

那一夜,摸着黑忍着痛和父亲好不容易把车子抬上路,把花生秧一抱一抱地弄到路上,勉强装了车子,忍着泪水推回场里,回到家饭也没吃就和衣倒下了。浑身有好几处伤痛,(很幸运没有发生骨折之类的重伤)心里苦楚难言,泪水一直不断地涌出来,直到疲倦重重地袭来,才含着委屈的泪水睡去--------

后来,父亲再也不让我摸黑推车走那条可恨的蚰蜒路,他宁肯多走两趟。我知道父亲是深深地疼我的,只是客观现实不饶人。他其实恨不能分身为二替了我。我心里也是深爱着父亲的,高中毕业后我之所以不再复读,咬着牙承担起这超负荷的劳动,大部分的原因是为了减轻父亲的压力,每年秋收麦季一结束,他都要累出两场大病来,这是我的心里更加难以承受的。

有了些经验教训,我的年龄渐长,力气也大了些,车子在我的手里越来越轻松,越来越稳当,婶子大娘、叔伯大爷们没有一个不夸我推得好。我既不骄傲,也不再难过,只是对人一笑,沉默地做着这一切。我知道这不是我最终要走的路,情势所逼,我逃无可逃,仿佛意外更仿佛命定。但我更知道这付重担一时半刻也是撂不下肩的。

去北坝苹果园的路上,推车要走过一个水漫桥,两头都是高崖,而且在拐上桥之前仍有一段沿着坝沿水泥铺就的“镰刀湾”路,宽约一尺,十几米长,微凸的水泥面,割着菱形花纹,每次推车走到哪儿,都要像跳远运动员一样提前助跑。父亲是有经验的,而且每次都是他在前边,他跑上去然后很稳的收住且不能停顿地拐过这个“镰刀湾”,小心地冲下桥底,一鼓作气再冲上东桥头,把车子栽住,然后回来帮我推,我则在前面小心地拉着。这个地方很危险,稍不留神就可能栽到右边的河里或者落到左边的沟底。我一直瞅着不敢试,每次都是等父亲的车推过去,回头迎我,很是麻烦。时间长了,我在心里反复的模拟,终于有一天我开始试着自己闯,父亲一看我冒险,就呵斥我,让我停下来,我耳朵里听着心里并不分神,全神贯注对付那个“镰刀湾”,居然过来了!连我自己都惊讶不已。有了这一点胜利的信心,我又冲第二道上坡的桥头,结果冲到半坡没了力气,只好赶紧停住,那样的陡坡却又停不住,眼看着车子向后退,我要连人带车给翻回桥中央了,在这危机关头恰好有人搭过手来,父亲也放下他的车子跑过来,三个人合力把倒行逆施的车子架上去,停下喘口气,原来救急的那一双手是看坝的四叔的。

后来这个地方我走得很灵巧了,四叔每次看见都夸好:“这妮子推得不简单,这样的路一般人都不易过呢,这妮子早晚有出息。”那时候我心里是苦笑的:推车子推出点水平来又能算怎样的一种出息呢?我内心真正想做的并不是这样的成绩呀!

直到六年以后,弟弟中学毕业,也长得人高马大,力气比我猛得多,我的推车历史才算渐渐接近尾声。那一年我已二十四岁,美丽的青春就以这种状态匆匆而过---------

回首往事,感慨良多:首先,我应该早就明白——自动放弃学业回家务农,所有这样的情景早就在前面等我了,就应该想到在我的选择系统里,无法避免这样的生命体验,怎么能算是意外呢?人生没有意外!其次,沉重的手推车虽然压宽了我的肩膀,同时也拓宽了我生命的承载极限,使我人生的路因此而走得踏实起来。在后来的生活中,不论碰到什么样的难事苦事,我都能脚踏实地,沉心静气,从从容容去面对,我知道我必须感谢那段身心都被锻打被火燎水淬的岁月,更应该感谢那辆我又亲又恨的小推车。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6 亚洲城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亚洲城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对有版权争议的内容,请联系其网站或内容提供方协商处理。 京ICP备130061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