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阅读

童年雪趣的记忆

时间:2016-11-26 10:04:37  作者:  来源:  查看:5  评论:0
内容摘要:11月22日是我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个节气——“小雪”。小雪这天起床后,我打开窗户往外看,白茫茫的一片,车上,树上,冬青上,地面上,全披上了银白色外衣,我欣喜若狂,立马拿上照相机跑倒外面拍雪景。拍着拍着,雪越下越大,满天的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叫人顿生天地合一的感觉,我便信口吟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一...

11月22日是我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个节气——“小”。小雪这天起床后,我打开窗户往外看,白茫茫的一片,车上,树上,青上,地面上,全披上了银白色外衣,我欣喜若狂,立马拿上照相机跑倒外面拍雪景。拍着拍着,雪越下越大,满天的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叫人顿生天地合一的感觉,我便信口吟出“忽如一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一句古诗。

细想,已经几个冬天无雪或少雪了,像这样早这样大这样好的雪确是天赐之作,俗话说“瑞雪兆丰年”,我能不高兴吗?

我高高兴兴地站在院子中,看天,看地,远眺,近瞅,瞅着瞅着,思绪就回到了童年时代大雪天的乐趣中……

看雪。下雪了,妈妈就把我们囚在炕上不让出去。我们唯一的乐趣就是隔着窗户看雪。窗上有两个地方沾糊了碎片玻璃,我们就都扒在窗上隔着玻璃往外看,看着雪似珍珠,洁白无瑕;雪似羽毛,纷纷扬扬;雪似柳絮,满天飘舞。看着飘起的雪花非常疯狂,而落到地下的雪花却悄无声息;看着大人们忙着扫雪,堆雪,运雪,盼望着来年有个大丰收,我们小一辈也跟着同乐。

听雪。我是老大,不安于在炕上看雪,便悄悄背着妈妈站在院子中间听雪。人们都说“落雪无声”,我站在清静处却听到了“落雪的声音”,那声音很小很小,很轻很轻,几乎听不到,但确实有声音,这是千真万确的。

感受雪。感受雪是一种美事。当雪花落在眉尖上,因为眉毛撑着的缘故,会不知不觉;当雪花滑落进脖项,你肯定会猛然打一激灵,把头往衣服里缩;当你伸出手心接雪花时,雪花就像一个羞羞答答的新娘子不敢见人,立马化成一滴湿润的水珠温暖你的手心;突然刮来一阵凛冽寒风,你就会打一个冽趄跑回房里……因此我说,雪花有生命,有言语,有悲欢离合,也有感情韵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踏雪。平时,老人总要求我们“远离雪水”,可我偏偏不,一下往有水的地方跑,一个心思想听“乒乒啪啪”的踩水声;一下雪就爱往积雪的地方跑,一个心思想听“咯吱咯吱”的踏雪声,特别是爱看那身后留下的一串串脚印,一朵朵花儿,一首首像诗一样的歌。

也有无奈踏雪的时候,

那是上完小的一年冬天,冷得人够呛!一个礼拜天回家,半夜里突然狂风怒吼,大雪纷飞。第二天上学时,雪竟下了一二尺厚,我就给我寻了一根木棍,和几个同学踏雪出了村门。白茫茫的无边无际,想找个“依托”儿,但找来找去,找不到一个路标、一个坟头,一条道路,万般无奈,我们只好凭着平时的记忆和沿途村庄偶尔露出的“铮嵘”, 深一脚浅一脚地,踩下这只脚,再拔出那只脚,慢慢地摸索着前进。一路上,见不到一个人,有的只是我们几个人踏雪的咯吱咯吱声和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再就是从嘴里呼出去的一股股热气……,整整4个多小时才走完了15里路。临到学校村口时,还像耍把戏一样,从崖上坡顶一股脑儿滑溜到了坡底。到学校后,两只脚冻成了冰蛋儿,上身却汗流浃背,脸蛋儿就像熟透了的红苹果似的……

打雪仗。小时候,一下雪我就忘记寒冷,伸出冻得发红的小手去尽情玩弄那晶莹剔透的雪花,甚至站在雪地里有意体验雪花落到脸上的滋味……雪停了就开始打雪仗。打雪仗不是“两军对垒”,而是“混战一团”,以人为单位,把雪花揉成雪球当武器来互相攻击。“战役”一旦打响,就雪团乱飞,雪花乱绽,把雪球打在身上、脸上、脖子上,几乎人人“挂彩”,人人都被打得浑身是雪,但人人脸上却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堆雪人。我们还利用扫雪之机堆雪人,堆成胖哥哥,甜妹妹,少先队员,警察叔叔,看田老汉,姜太公钓鱼……但堆雪人不比打雪仗,讲究的是造型艺术和审美情趣,因此,往往得由一个心灵手巧的人带上几个自愿当助手的,层层堆雪,耐心雕塑,雕塑出来的雪人栩栩如生,光彩照人,令人羡慕。

扣麻雀。我们也在打麦场上扫出一片空地,拿来筛子、短棒、长绳和小米。然后,把绳绑在短棒上将筛子撑起,筛子下面潵一些米粒。过不了多久,就会有麻雀慢慢地飞临筛下觅食,待到它们吃的正欢时,躲在暗处的我们便猛的一下子拉倒撑棒,这下妥了——扣下一窝麻雀。再后,就是和稠泥,把一个个麻雀裹得严严实实,拿到棉花柴火堆上烤熟。当香味四溢时,我们就分着吃。烤麻雀确实是一种绝妙的美味,吃了这一次还想吃下一次,记得陈桃存同学的烤麻雀是最好吃的。

收雪水。小时候,妈妈经常在冬天把雪花收集在瓷罐里,化为“雪水”。“雪水”是治疗暑天头疼脑热和热感冒的“好药”。据《本草纲目》记载,雪水还能解毒,治瘟疫。民间有用雪水治疗火烫伤、冻伤的单方。这种收集雪水的做法在我们家里至今还坚持着,这次下雪,老伴就收集了一大罐,以备天用。

“小雪”这天写下“童年雪趣的记忆”,是“大雪纷纷”的使然,也是“童年雪趣”为我创造的机会。


上一篇:江湖梦总为情长
下一篇:寻觅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6 亚洲城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亚洲城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对有版权争议的内容,请联系其网站或内容提供方协商处理。 京ICP备130061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