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阅读

梦中的小河

时间:2016-11-27 19:12:03  作者:  来源: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滴滴、滴滴”,熟悉的微信声又一次在昼夜的零界点准时响起,这是我远在西北边陲的老战友发来的问候——我知道还是那两个字——晚安!我的目光赶紧从电脑显示屏上移开,双手从鼠标、键盘上抬起——迅速抓起桌上的手机,点开绿色的微信图标。果不其然,是我儿时伙伴、少年同学、同年战友、军校同学永忠发来的微信:“晚安”!我也立马给他回过去...

“滴滴、滴滴”,熟悉的微信声又一次在昼的零界点准时响起,这是我远在西北边陲的老战友发来的问候——我知道还是那两个字——晚安!

我的目光赶紧从电脑显示屏上移开,双手从鼠标、键盘上抬起——迅速抓起桌上的手机,点开绿色的微信图标。果不其然,是我儿时伙伴少年同学、同年战友、军校同学永忠发来的微信:“晚安”!我也立马给他回过去两个字:“晚安!”

“晚安”,在我的理解中应该是我俩在结束了一天的劳累后,让疲惫、困倦的身躯与灵魂安详地静卧在床铺上,沉沉地进入乡前的相互祝福。

很多时候,永忠会在周末把他的梦里故事写成大段的微信发给我;我知道,身为部队正团级主官的他不比那些手下的参谋、干事们轻松、自在。常年不能回家探亲成为常态,对家乡思念、对父母牵挂越发显得更甚。没有当过兵的人你是不能享受到这一份美丽的孤独的;你也体会不来歌曲《说句心里话》的真实感受的。

伟大诗人贺敬之怀着对“母亲”延安的赤子之心,写下了激情澎湃的著名诗篇《回延安》。诗中那“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的绝美名句,表达了诗人怎样急切与热心情?!

永忠说他时常会在半夜里被梦惊醒——儿时的小伙伴们都光着身体在故乡村头的大坝里戏水打闹,欢笑声、跳进大坝时的扑通声,即便是梦醒了,梦境犹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故乡的小河源自村头那一座不是很高却被黄土覆盖着的石山下面,岩石的缝隙间流出一股茶杯般粗细的山泉水。这股水不知道在我的村庄里流淌过多少年、多少代?大概是我的祖先从山西大槐树下拖儿带女,翻高山、过黄河、钻沟渠,寻访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才在这里发现了这股供他的后代们繁衍生息的“龙脉”!

山泉水从石缝里流出,顺着沟道一直向南流去。一座座沟壑纵横的山峁下,乡亲们沿着流水的北岸挖掘出一眼眼漂亮的土窑洞。他们给这些依山傍水而掘的土窑外面接上了方方正正、平平整整的石头面子,构筑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黄土高原建筑群——陕北的窑洞。

窑洞文化里上演过多少幕乡亲们真实的悲喜剧?那不分昼夜的鸡鸣狗叫就是它的配乐,那的四季变换就是它的服装调色,那潺潺长流的清澈溪流就是贯穿剧情的主线,所有平凡琐碎的日日夜夜就是它永恒的主题!

有时候,我也会把我的梦用我沾满泥土的思想编织成一篇篇关于故乡的散文发表在一份份报刊杂志上。通过快递,也把我的梦境寄给远在天边的永忠。

一九九二年夏季,我考上了军校。在一个周末的上午,经请示排长批准后,我带领全班战友拿着铁锹、脸盆、水桶、砍土镘(维吾尔族人民的一种挖土农具)来到营房后面的一条排碱渠。大家两人一组分工作业,一组爬到胡杨树上去砍树枝;二组把树枝投入到河渠里,将沟渠分阻成几段;三组往树枝上铲泥土,堵住上游的流水。最后,大家一齐下水,用脸盆和水桶把分阻成段的渠水向下游、向外泼。

一个小时的功夫,排碱渠里的水很快被淘完了,分阻段里的鱼儿活蹦乱跳,就象初春北方人家的大铁锅里在炒豆子一样,噼哩叭啦十分热闹!

一阵手忙脚乱过后,战友们满身满脸全是泥巴,那桶里提着的、盆里端着的,几十条红尾鲤、黑色鲫、白肚子鲢鱼,尽成了我们的战利品。经现场刮洗干净后,战友们喜滋滋地把鱼端进了炊事班的伙房里。

那一顿晚宴上,水煮鱼、清炖鱼和红烧鱼是主打菜品,排长破例给我喝了一杯新疆伊梨特曲酒——那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品尝到酒的热烈与豪迈。

梦中的小河啊,你的清澈甘甜滋润着每一个小小生命成长与壮大;你的奔涌流淌荡涤着每一次灵魂的升腾和净化——推我们朝向更加明亮的远方。


上一篇:外孙
下一篇:做事不贪大,做人不计小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6 亚洲城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亚洲城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对有版权争议的内容,请联系其网站或内容提供方协商处理。 京ICP备13006170号-1